搬迁:让心灵也住下来

本期 BGM「内緒(ないしょ)」来自「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~天才们的恋爱头脑战~」。

2019 年没有写年终总结,2020 年也没有写新年寄语,于是当我决定开始准备 2020 年的第五篇文章时,深圳的夏天已经一发不可收拾。

第一季度稀里糊涂的过去,不知不觉中,内推我的学长兼导师已经跳槽去了离家更近的地方,而我平时跟同事的调侃用语也从「都一年前的代码了」变成了「都两年前的代码了」。

没错,虽然按具体日期来算还没有满两年,但从实习至今已经横跨了 2018~2020 三个年度,两年前今天的我也已经通过了 AlloyTeam 的面试。内网 Prowork 日历上记录了这两年做过的所有事情,回想起来,也没有太多的收获,也没有太多的遗憾,只觉得自己也许还在努力的路上,用这种似是而非的模糊概念来慰藉自己。

# 久违了,慢城市

深圳是个不快不慢的城市,它的节奏取决于时间和地点。实习那年我住在西乡,白天在公司敲代码的时候它快,晚上回到家休息的时候它慢;赶公交的路上它快,坐在车上打 Cytus 2 的时候它慢;早上排队等电梯的时候它快,深夜里排队等班车的时候它慢。

但从正式入职开始,我的生活似乎慢不下来了。

这要从当时的选择说起。去年夏天,刚从上海拖着疲惫的身躯和两大箱行李回来,回想起每天上下班需要坐 40 分钟公交或班车、有时晚上还无法回家的可怕的西乡,当时的我选择了北环大道上,距离公司只有两公里的公寓。

虽然是最近的能负担得起的公寓,但两公里是一个尴尬的距离:走路半小时很累,骑自行车需要上坡也很累,又不能每天打车通勤,于是我在滑板车和平衡车中选择了后者,在经历了一次尾椎骨摔伤和一次故障送修之后,开始了每天重复的骑平衡车上下班的日常。

IMG_3414

▲ 周末依然车水马龙的北环大道(对焦不巧跑偏到了绿植上)。这条路的不远处是立交桥,而我每天的通勤就要从天桥下一个漆黑的桥洞里穿过,日复一日。

尽管平衡车解放了双手,一旦每天重复着与早晚高峰同行,骑平衡车也变成了令人疲惫的事——眼睛需要看着地面,关心上坡和下坡,注意不能追尾,及时减速以防被后面的电动车追尾……最重要的是,还要记住并绕过所有固定的坑和「昨天还没有来着」的随机被掀起来的砖块。晚高峰来临,还要想办法绕过等班车的人浪,以及在即使绿灯也难以挪动位置的私家车大军中找到缝隙钻过去。

重复着骑车通勤的日常,没过多久,我的生活就只有午休时间和晚上睡前几个小时可以慢下来了,就这样连续住了快一年。加之房间装修简陋,热水器水压太小,复式户型不便于白天休息,公寓周边完全没有商铺等等,让我逐渐开始寻觅下一个住所,而搬家的日期也从一开始非常克制的七月,提前到五月,又提前到了四月底。

# 让心灵也住下来吧

房产商试图用长租公寓拉拢年轻人的心,而年轻人们,正在从公寓的品质窥知房产商们各自的诚意。

住在北环的时候,经常怀念在上海张江住的某家连锁公寓,想念它的拎包入住,想念它不用带卡的密码锁,想念它毫无「样板间」虚假装饰的精装修,想念它完全不用打理的卫浴和后坐力超强的花洒水压。

当然,房租也直接高上一个档次,张江那家似乎已经闭店的门店月租 3600+,而该品牌公寓在深圳南山带厨房的单间则直接飙到了 4300+。

我是看着平台上不到 4000 的标价才来看房的,虽然在签约前已经有涨价的心理准备,但没想到是这个价格,抱着「来都来了」的心态签下了合同。签完合同之后唯一的期待就是今年好好干,多涨点工资。

image

▲ 月租 4300+ 的精装修房间,品质非常棒,但价格也非常贵。

租下房间后,一切都是重新出发的感觉。

第一天收拾了床铺,收纳了衣服和闲置物品,在毕业一年后重新体验了把不要的东西尽数扔掉的快感。

第二天开始公交通勤,四十分钟的车程让我重新找回车上打音游的安稳。

第三天买的腾讯极光投影和米家小饭煲到货,终于开始补追一直没有看的 BNA 动画,每天因为第六集的结尾而陷入沉思,却完全没想到它会在一个星期后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形式完结。

第四天因为新床太软导致睡眠不足,请了上午假来补觉休息,中午拼装了新到货的桌子,晚上则从旧公寓拿回了 Space Monitor 显示器,让百看不厌的「少女终末旅行」伴我入眠。

第五天开始做香喷喷的米饭;第六天开始买来各种食材尝试炒菜;第七天发挥自己「选择的权利」,点了外卖来吃。

第八天和 Rex 和咸鱼一起出门玩;第九天宅在家里看「辉夜大小姐」;第十天去附近吃了萨莉亚,在投影仪上安装了 Kodi,在电脑端代理的帮助下成功播放 YouTube。

五天长假的散心结束后,睡眠恢复了正常,而心灵也在一年漫无目的的奔波中终于住了下来。

image

▲ 你们也想要住下来吗?